拾晔.

想做一只简单的鸡蛋仔~

长夏清和,幽情以畅

       是夏,浮瓜沉李、簟纹如水,是少时梦中韶华倾负的温柔情话。打小,我们拜读于“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西湖秀美、赞叹于“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与民同乐、沉醉于“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的清幽恬静和朴野成趣,却唯独缺少些心底里独树一帜而极富意象的夏。

      “夏”来得静谧而有深意,温柔而耐人寻味。你看,你刚还提着午饭的打包盒在巷子里叽叽喳喳地分享琪花瑶草、郁郁芊芊的心中欢喜,在一片绿意中“沉醉不知归路”,“夏”已半倚在门墙外的栏杆努着力气紧抓窗框踮脚窥探。其实“夏”以前个子很高的,只不过爱干净洗缩水了而已。你看他单露出一对滴溜溜的黑眼睛“乖巧”以盼:能不能邀我进去坐坐呀?我可是准备了能把你一整个拥入怀的赤城!你答应了?没想到吧!你捧着啃得正香的浆果就是我价值连城的贺礼!

      其实你早就接纳了“夏”,就像你一直以为空气是免费的,直到后来买了一包薯片。想反悔?小心“夏”朋友从此与你香水不犯花露水!

      少年人的夏,总是被赋予太多深意。玉树临风美少年,你看一晃两三年,匆匆又夏天,中考高考期末考……如期而至。可永远铭记的,是那些个平平无奇又热闹非凡的似水年华校园间。很荣幸,我们在最不擅长的科目遇到了最不想辜负的老师;在最紧张艰难的备考时刻偏偏有借橡皮从不还的倒霉同桌……是最好的年华,和那些默默陪伴与守候的仲夏。拼搏岁月里,眺望教室窗外,炊烟四起,晚霞灿然,让人追溯起散落星河的童年印迹。余霞成绮、暮色如黛,听说漫天橘红是星星在出嫁,在苍穹碧浪间谱写出一曲凤求凰。若说闷热难耐?那便收集起人间咸蛋黄,系紧布袋子,做好习题册,让燥热追不上你!没错,夏雨雨人。一夜灯火通明,如同少年不惧岁月漫长。少年人的眸子里静水流深,有蝉鸣不止的盛夏和数不胜的熠熠星辰。

      夏日里,万物并秀,各守其色。要记住,买西瓜的时候不可以拍拍打打,会吓坏住在里面的夏天的!把小蛋糕敲晕了再吃,哄好可乐等气消了再喝,夹心饼干劝分了再泡牛奶,讲个笑话把冰块气哭了再咬……哦还有!吃什么补什么,夏天吃布丁,蚊子就不叮!

      万物可叹俗世绵长,“市井长巷,聚拢来是烟火,摊开来是人间。”如此,长夏清和以畅叙幽情。希望今年夏天妈妈切的西瓜没有葱姜蒜味,希望来年的“夏”可以多蹿蹿个头,再带给我们“首夏犹清和,芳草亦未歇”的时光缱绻!

你若盛开,芬芳自来

          人生很长,无数次遇见,无数次相遇。我和她的故事,始于那个仲夏。


 

          正如苏子所说,此心安处是吾乡。她大我一轮青葱岁月,却意外合得来。一个令人紧张的午后,家长会如期而至。在长廊的另一侧尽头,一位年纪浅浅的女教师,身着长裙飘飘然于风中,踩铿铿作响的高跟鞋,垂夕阳映衬下金灿灿的棕长发,一抹红唇,温情满溢,在长廊中快速穿梭。裙摆有思想似的在空中无拘无束地飘扬,鞋踏瓷砖的声响愈加清晰明净。她一路注视着班牌,距几米处,一个漂亮的回转,莞尔一笑,留下无限遐想。教里室回荡着她颇有气势的声音,配着时不时随声而起的肢体语言……正如其人,气质非常,言谈举止间尽显刚强果断不怒自威之感。好一位新奇出众的女老师!



          她,可谓当真无愧之严师,但更为成长征途的重要伙伴。课上热情洒脱豪放不羁,课下,便会带着那还没散干净的热情劲幽幽来上一句,“自己觉得作业有问题的自觉站过来。”即使是没有鲜花的舞台,亦或是没有掌声的独白,但紧握粉笔的手,总能让每一种颜色盛开。其影响,在外在,更在内里。她曾“胸无大志,枉活一世”八字热血铿锵于板书之上,也曾在我伤情沉溺之时给予最诚挚动人的关怀。有时想,她甚至比亲人更温情,比朋友更细腻……

 


          如此,教室窗外的京桃花开了又落、落了再开,时间一到、试卷一收、走出考场,我们便成为老师们口中的上一届学生。三年,也不过如此。我大概再无法与人倾诉深夜胡思乱想的小心思,也没人无条件地乐意忍受我那就一处小问题咬文嚼字斤斤计较的“刻薄墨迹劲”。我意识到,出考场的温暖拥抱后,也终于到了离别的时刻。我多想让自己的记忆锁住那一缕光阴,那一份忆念。



          一句歌词写到,“你曾给我的梦想,碾碎成泥也依然闪光。”有梦的日子就会闪光。英国的赫胥黎曾说:时间最不偏私,给任何人都是二十四小时;时间也最偏私,给任何人都不是二十四小时。君子慎独,如兰生幽谷,舟行江海,无人也始终如一。千百年来,慎独、自律一直被奉为修身的最高境界。慎独自律,与他人是坦荡,于自己则是心安,希望我们可以成为内心强大、始终如一的人。她的教诲,早已深深烙印在心灵深处,我的成长,更在不知不觉间融入了她的影子,与我们的青葱岁月。



          都说欢聚最难得,难耐别离多。总是有人说我太念旧,是啊,念旧的人总是容易感伤。之后的人生种种然,都再无她的温暖身影。一段时间,我也曾狠狠孤独过、迷茫过。书中说,人生没有不散的筵席;别担心~书中还说,人生何处不相逢。踏上人生征程,自尊自信阳光可爱,我义无反顾。



          终有一天,我会成长到和您一样强大。希望在我奔赴你的时候,雷电交加、风驰电掣,即使不能荡气回肠,那也是风雨无阻。你若盛开,芬芳自来。人生所有的离别,都是为了美好的相遇。致敬我们无畏的明天。


春来

   一个生活小随笔,有部分句子积累构成,侵删


  万里无云明媚天,午后的青涩枝头间掠过一席清风,不疾不徐却强有干劲,空气中夹杂着浸润的花草香,那摇曳的茉莉花枝也生挺着不肯屈服大风的“强暴”,碧色苍穹中俨然一只精巧风筝飘荡起伏,我忽然意识到,是春来。

     季节轮换,不似一“立春”节气所定义,大概只是凭借一种感觉,一种万物明朗的可爱习气。

     果真,家里精致布置的生态缸早已微微响动。那里的原住居民——两只小乌龟已然惺惺之态自沉睡中苏醒。那是去年六一住进来的两只小家伙,妈妈还说趁着快高考减减压给我添添乐子,就当是儿童节礼物。结果呢,我愣是盯着二位贵宾“如此行迹”整整一下午,被一顿好训。快高考了!我知道嘛……可是它俩在东南西北张大嘴和我要虾干诶!虎头虎脑的那么可爱!不曾想,带着豪华虾干放假归来的我兴冲冲回家看生态缸便吃了嘴闭门羹——俩祖宗睡了!

     倒也可能是良心驱使,不枉我美味如此的面包虫干小虾干投喂,“虎头”和“虎脑”在我开学临行前赏了个脸——看到我继续张小嘴要吃的。没错,这回是可怜“小嘴”了,俩孩子饿一冬,都瘦了。我暗自扶额,继续任劳任怨做好本职饲养员。细看,俩小家伙的背脊早已不似当初青绿稚嫩,壳儿按照背部轮廓的分隔慢慢长大,墨绿深邃且无限拉长。见证亲手养大的小家伙的蜕变,我心中百感交集。既不舍于最初那翠绿的纯粹,也感叹于彼时“我家小不点初长成”的慰藉。这大概就是对生命的告白。

     翌日阵雪,薄雾笼罩,烟雨潇潇,灯火迷漫,朦胧飘渺,大概是和这个冬做个完满的告别。是时候了,是时候启程奔向校园,是时候它们踩着水浪、迎着朝阳傲然生长。 

     “堤坝上有兜卖风筝的小贩,他们在预售春天。”德卡先生说。那便请毫不吝惜地通通将风筝砸向我,让我一头扎进揉入风里的温柔。繁华流水,美好的春意禁不起耽搁和辜负。

     整个春天都是生命力独享风流的季节,长风沛雨,艳阳明月。


小琪安的夏

故事有关高考后心理遗留种种,有些压抑,介意慎入


【九岁那年的仲夏】

“妈妈,今天老师叫画的是‘我的梦想’,我画了好大一只天伦望远镜,镜片里装了好多好多我想要的玩具小粘贴,老师给我特优呢!”

夕阳西下,承载着无数欢声笑语的校园外、宽阔的柏油路上,小琪安蹦蹦跳跳地和妈妈分享着画画课的喜悦。

“那小画家,你画画的时候能不能顺便关照一下你的袖子呀?”妈妈温文尔雅地轻轻衔起小琪安的胳膊肘,语气里毫不掩饰地宠溺。

孩子就着妈妈拎起的方向双眸灵动地滴溜溜一瞥,羞赧着“咯咯”笑,:“没关系啊,妈妈会把颜料变没的吗!”一大一小身影,轻快地消逝在唯美夕阳下……

【高考前三个月】          

那天,春风和煦,却不解人意,长期熬夜累垮身体的小琪安请假去了省会的医院,再一次开启漫漫求医之路。本早已麻木,好在尚可偷得浮生半日闲~~~

繁华的都市,纷繁的街道,陌生的环境,数据化一体的建设,让本就没什么人情味的城市看起来一切都显得单调乏味而冷漠。妈妈带着她,她带着妈妈,在各自擅长的领域,探索潜行……

一整日的疲惫,时而担忧着祈祷着时间卡的刚刚好,时而拿着导航在满是岔道口的路上上演一场速度与激情……博得心惊肉跳,手脚冰凉……终是到了家。连日的折腾,太阳穴不安分的躁动起来,彰显着它强烈的不满……可怕的偏头痛在告诉小琪安,累了,该歇息了。小琪安道声晚安后,告诉妈妈要大睡一觉,明天正好有些课业要家里完成,便早早睡下……

周身,好像很嘈杂,时有时无的光线极其强劲的晃着双眼,仿佛在聚光灯下,人群在光源处来来往往,光虚虚实实。一身疲惫尚未卸去,貌似又迎来新的……小琪安被迫睁开双眼,面对意识里猜测的那个闪着金光的纷繁世界……        

竟又是这样。          

她又被妈妈连夜转移到那个所谓同事介绍的牢笼……

这里,没有自由,更别提快乐,每个人都像是个冷血无情的冰冷机器,为高考而生,为高考而亡,在这里走出去的,清北皆有人在,能在这里走出去的,走出去后的,不是重度抑郁自残自伤蔑视生命,便是直接消失在这个世界,了无音讯,和世界来个残忍的断绝。

当然啊,还有像小琪安这样有点脑子不明理反抗的,无非是处处被打压,处处隐藏实力自甘堕落,最终不疼不痒的上个普通本科,一个本科,她自己会考不上吗,竟也让各位无私的家长们如此大费周章,真是讽刺…… 小琪安无助地想。      

不过这桥段,似乎似成相识,对啊,“你能考上高中不啊?”“你能考上本科不啊?”“人家你王阿姨家***,都年级前多少名了……人家天天学到半夜,快去培训跟她一起学,跟人家处好关系啊,啥不会的就问问啊!”          

思绪飘回来,小琪安被骂骂咧咧的生活管事大妈拖到一旁穿衣洗漱,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狼狈,开始毫无意义的一天。  

课上,屋子里,一个身着正装的年轻男子,打着夸张的发蜡,人模狗样的,和一帮“狱友”。

小琪安被身体催醒,准确来说,是自己心跳飙升的可怕,近乎微弱,而又直提到嗓子眼,仿佛要冲破身体的束缚,口渴难耐,冷汗黏腻腻地贴在身上,呼吸急促困难……每个人脸上,都有或多或少的……异样,好似在深陷沼泽地后绝望的小兽,在哀哀低鸣。

乍一看,那是个特制的恒温植物培育房,一旁巨大的温度计,显然是46℃。小琪安发疯了似的冲向他,操持着年少时习得的皮毛“拳脚”,想挣脱着逃离这可怕的地方。可乍时出现一群手持木棍的保安,个个人高马大,棍子在她身上招呼着,蹂躏着……犯了错的人自然没有午饭吃。一位好心的同学悄咪咪给她一小块烤地瓜,还没等接过,那位热心的伙伴,又为她而辗转于棍下……         

她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家长们可以堂而皇之地破坏从小教给孩子的道理……要诚信,要友善,要自信,要阳光……在学习成绩,家长面子的角逐场面前,孩子的一切,都看起来一文不值。

成绩进步,说应该的;成绩退了,说是偷懒了;不如人了,说是不争气不上进;受不住伤心难过、不被信任常被辜负,自己偷偷闷闷哭了,说是早恋了。亲人之所在,理所应当是心灵的慰藉,是暴风雨中的避风港。可他们的伤害,往往也是致命的。

小琪安崩溃地想:大概在大人们那崩塌的世界观里,早已被职场上那浇风薄俗的风气压的喘不过气来,又何来关照孩子们的心理变化?可妈妈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她会很温柔很耐心地发现她“不小心”画在袖子上的小火柴人;会帮她仔细检查是哪只颇受爱戴劳累过度的画笔承受不住她的创作了,便提前按着颜色再准备一支;会灵敏地捕捉到她那哪怕学习中一丝丝的坏情绪,随手变出一只草莓棒棒糖,甜到了她心里……

“你做过最奢侈的事是什么?”          

“是我用放弃自己天赋这样的方式来和这个世界闹别扭,闹着闹着,两败俱伤……”         

人的一生是万里山河,来往无数客;        

有人给山河添色,有人使日月无光;          

有人改他江流,有人塑他梁骨;          

大限到时,不过是立在山巅,江河回望。

终于,小琪安拖着羸弱的身躯,悄无声息的,走向那个隐匿的小柜子里,拿出里面的白瓶,一颗一颗,竟也美得世间纯粹。她想睡觉了,闭眼,想要的,梦里什么都有……

屋外哗啦一声大雨倾盆而下,一时渲染的凄清悲凉。

小琪安不知妈妈听到哭声赶来床榻边,是该扑到她怀里求安慰,还是一脸惊恐避趋之……

你的大脑早已淡忘,你的潜意识里仍需要好好发泄。

身处逆境不知归路时,人们多多少少会产生抑郁情绪,青少年学生的心理问题也逐步严重需以广泛关注。平淡孤燥乏味的日子里要寻到美好的念想,日复一日的重复,也不要失了色彩。

愿每个小孩子都被温柔以待,愿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永远不会崩塌,愿家长多一丝理解尊重与包容,愿这世间充满爱,愿“现实的虚假”到来时,我们都不害怕。   

                 


家的味道

金秋九月,朝气蓬勃之少年相聚温柔清风里,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文化之旅;寒冬腊月,万象更新,也正逢回家进行时,漂泊在外的学子终于等到了桑梓的汽笛声。

“还是家里好,快乐没烦恼!”


回想孩提时,我和三两伙伴总是囿于学校旁几处小卖部“琳琅满目”的货架,欢快地翻身穿梭于那使稚嫩的孩子们疯狂分泌多巴胺的乐园。

偶尔灵机一动,与放学后同行的那些他和她来场即兴的捉迷藏,在袋袋五颜六色的零食安然平躺的温柔乡里互相灵敏地捕捉着彼此的踪迹,哪怕是擒到一处衣角,亦或是鬼灵精地抢了对方的帽子眼镜,不经意碰掉了几处无辜的文具……在老板娘的笑骂声中,亦能乐个开怀。


回家的路上,那些不起眼的小胡同也散发着古老静谧的气息。并不新鲜的色调和古朴的设计感,让人感受到沧海桑田下仍屹立不倒矗立街中一角的坚忍和绝世风华。这种感觉,大概只回家的旅人会懂,路经平凡街巷,竟也生出如此怀旧之感,体悟家中熟悉又陌生的色彩,我想,大概是我们不知不觉间长大了。看着邻里眼巴巴望着糖葫芦车的孩子,闪着极度迫切的双眸着实令人失笑,这要换作是幼时的我,非要在家中财政大臣怀里软磨硬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现在的小孩儿,怎的如此学不会抖机灵!可也对,不能带坏小孩子!我愤愤地想。如此,途经母校的我,回望起儿时成长的殿堂,嘴角由不得扯出一抹弧度。


家乡的一日三餐,总是让人的心灵回到最初的渴望。妈妈做的饭食,是护卫孩子成长的领航标。香弹软糯的米饭,衔上几筷妈妈的拿手好菜,不能再熟悉的窗外景,楼下依旧活泼的小黄,窗外传来孩子们咯咯笑的嬉戏声,门卫大爷依旧尽职尽责地盘问来人是不是小区里的户主……就好似在漫无目的地寻觅些什么,思绪便连了天。


得知你这家中勤奋学子归来,外婆招呼着一众亲戚姊妹,兴奋地迎接她半年未见的“掌中宝儿”,高声诉说着你的优秀,丰富的肢体语言逗乐众人,那股亲切的昂扬语调暖到了你心田。一时的喧闹冲散了原本静谧下的思绪,我狠狠钻入这家人们久违的拥抱。半年里积攒的烦恼通通烟消云散,没错,这正是家的魂牵梦绕。

          又是一年消逝,又是一年将至。今年复明年,岁月常相似。

          一切都刚刚好,自然、朴素、清新、淡雅,美好亦悠然。


小馋嘴儿的专场

      第一次见小馋嘴儿,是在高二晚间补课后那个疲乏的雨夜。那晚,天上闷雷阵阵响过,暴雨如泄洪般灌注到苍茫大地上,密集如子弹的雨点在依稀见得的马路上打出强劲水花,被催促似的,攒足着劲顽固地下个不停 ……它小小一团,浑身湿淋淋的,哆嗦着缩在小吃商铺的车棚边上,茫然无措的神情,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哪来的小可怜儿啊许是那天我的心情随着繁杂的学习生活一样糟糕,经这小柴犬眸子里深深一望,竟格外触动心弦。我尝试着蹲下与它亲近一些,它却不怕生似的,忽的一个侧身叼走我手里半截的香肠,热气从口鼻中竞相冒出,呼哧呼哧地嚼着津津有味,不大点儿的浅棕色尾巴一摇一晃的,颇有节奏感,几分憨态可掬,与这凄冷的雨夜格格不入。好一个没大心的家伙!

      打听过后才知道,它是学校附近文具店的狗,因着贪吃贪玩背着兄弟姐妹跑出主人家,也叫主人好找,这小家伙!可细想,有着温暖的避风港却也新奇地向往着奔赴远方,我们,竟也有几分相似。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终于,高考大关转瞬即逝,同学们换一班车,调一班岗,开启下一步人生旅程。山高自有客行路,水深自有渡船人。迫在眉睫的一场离散,使我陷入了没心没肺的设想。想象要哪种状态微笑说再见,想象炽热的泪水会沾上谁的耳畔,想象怎样与朝夕相处共患难的伙伴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告别。

      回想高中时代,我们捧着奶茶笑得满足的样子,我们看到帅气学长转身一个三分球的花痴样子,大雪天一起打雪仗时兴奋的样子,考试成绩出来伤心的样子,我们一起保存的那些小秘密,一起守护过花园中的那些蒲公英,一起在教室分享小零食,一起去杨树林散心,我们互相臭屁着刚买的小物件,我们轮流买早点,我们彼此相伴夜战苦读,我们三五成群追问老师,我们在一起共同策划未来,我们为自己的孩子找干妈……我们的青葱岁月。

      人生就是一个不断遇见,不断别离的过程,当回首过往,猛然发现许多人的身影早已在回忆中慢慢消逝……我欣赏沈离淮的“我本是槐花院落闲散的人,满襟酒气。小池塘边跌坐看鱼,眉挑烟火过一生”。落日余晖已逝,还可以静待满天繁星。我们每个人生活中都有感觉是小丑的瞬间,但我们依然闪耀。

      时光会把你雕刻成你应该有的样子。

      十月,秋风送爽,丹桂飘香。我推着拉杆箱,迈向新起点。军训热火朝天地进行,新生活动也多姿多彩,登上高校的船舶,又是一段新友谊的开始。

      前几日回母校办事,栅栏边的林荫小巷还是记忆中的那般温柔光景。夕阳无限好,树叶在秋风中轻轻摇曳,沙沙的声响萦绕耳畔依旧清心悦耳。忽然一抹剪影,挡住了我对夕阳的遐想。是它啊在夕阳的映衬下金灿灿的毛发,白净无尘的腹部,细长挺立的身姿,睿智机灵的眼眸,彰显着它狩猎犬的独特魅力。忽的,它身后一对浅黄色肉乎乎的耳朵使我眼前一亮,打断了我的思绪,缩小版的双耳毛发随着微风轻颤,Q弹可爱,满是灵性……岁月匆匆,曾经讨吃讨喝的无赖小馋嘴儿,也当爸爸了。而我,也长大了。

      敬我们的花样年华。

      世界终于还了我个碧海蓝天!

Q:一句话道尽你理解的意难平?

你曾给我的梦想,碾碎成泥也依然闪光